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园区动态更多>>
联系我们

  • 电 话:

    0311-84608720


  • 传 真:

    0311-84608720


  • 邮 编:

    051130


  • 地 址:

    石家庄市元氏县兴华路


  • Email:

    sjznbgyq@126.com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园区简介 > 园区动态 >

【特写】去产能与环保风暴下的钢厂起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钢铁行业,行情不好的时候忙,行情好的时候也忙。”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600808.SH/00323.HK,下称马钢股份)的销售主管张新,正忙着向客户推广最新的钢材产品和服务。

马钢集团(下称马钢)近日刚在杭州开过2018年钢材客户大会。来自全球的汽车、家电、建筑、石化、铁路、机械等行业共575家客户1000多名人士,参加了这次大会。

“一个企业的销售人员如果很闲,这企业离倒闭就不远了。”张新说,现在的“忙”,和两年前的“忙”不可同日而语。

两年前,即使是马钢这样历史悠久、处在中国钢铁行业竞争力第一梯队的国有企业,“忙”的是如何活下去。彼时,张新和他的同事们四处上门找客户求订单。

马钢是中国特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是一家典型的“一个钢厂养育一座城市”的地方国企。先有了马钢,才有了马鞍山这座城市。1953年,马钢的前身马鞍山铁矿厂成立。1956年,马鞍山建市。19588月,在铁矿厂的基础上,马鞍山钢铁公司正式成立。

1980年代,马钢建成了中国第一套高速线材轧机。19939月,马钢实施股份制改制,分立为马钢总公司和马鞍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当年的11月和来年1月,马钢分别在香港和上海上市,19989月,马钢总公司实行集团化改制为马钢(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并建成了国内第一条H型钢生产线。

马钢这些年的起伏,浓缩了中国钢铁行业发展的阴晴。

2002-2011年是中国钢铁行业的黄金十年。受益于中国经济两位数的增长,钢价持续上涨,高利润推动各地大力投资建设钢铁项目,产能持续快速增长。

2012年,中国钢铁行业发展的分水岭到来。

当年4月起,螺纹钢价格开始下跌,二级螺纹钢吨价跌破4000元。钢材贸易商资金链断裂,跑路自杀的新闻见诸报端。

2012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旗下232家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15.81亿元,同比下降98.22%;全年累计亏损企业23户,同比增加15户,亏损企业亏损额289.24亿元,同比增长7.39倍。中钢协会员企业的产量占到中国钢铁产量的80%

钢厂不能随便停产,否则损失会更大。“企业每生产1吨钢,要亏损70元,有的企业每产1吨钢能亏到300多元”、“一吨豆渣贵过一吨钢”、“一斤钢材价不抵4两猪肉”、“一吨钢赚的比不上一瓶矿泉水”成为钢铁行业的标签。

当年位列中国上市公司亏损前三名的均为钢铁企业,“钢铁第一股”马钢亏损38亿元,成为当年的“亏损王”。

相比2003-2007年间16%-27%的钢铁产量增速,2012年,中国钢铁产量增速下降到了3.1%,仍创下了7.17亿吨的历史新高。

2013年中国炼钢产能接近10亿吨,产能利用率仅72%。这一年,中国生产了7.79亿吨粗钢,产量同比继续在增长。

依靠政府补贴,马钢在2013年、2014年分别盈利1.57亿元和2.2亿元。

2015年,中国钢材价格创出有指数记录来的新低,加上钢铁企业财务成本普遍偏高,钢铁行业亏损面大幅扩大。建筑钢材的代表钢种,螺纹钢吨价一度跌破2000元,与2012年相比近乎腰斩。

20157月开始,中钢协会员钢企出现严重亏损,主营业务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加上投资收益等项目,全年亏损645.34亿元。2014年盈利225.89亿元。

马钢股份在2015年亏损了48.2亿元。

“银行停了我们的中长期贷款。请他们吃饭,他们说没时间。”张新说。

在钢铁市场价格低迷、市场萧条的三年,中国钢铁行业的销售利润率在1%左右徘徊。银行对钢铁企业采取的抽贷、停止中长贷款做法,让资金密集型的钢铁行业雪上加霜。

2014年,银行对钢铁全行业计划放贷额度1.5万亿元,截至年底抽贷1500亿元,占总额度的10%,对民营钢企的抽贷占比超过一半。

“为了拼一个客户,大家在报价上使尽招数。”张新说,定价权完全掌握在下游企业手中。

“如果‘去产能’再晚实施半年,大批钢企就要倒闭了。”张新说。

中国政府自2016年开始落实“去产能”政策。马钢在近两年间一共去掉了近300万吨的落后产能。

张新称,马钢对政策的执行速度特别快。

“最多时候有二十多座高炉。今年又淘汰了两座,一座年产能62万吨的500立方米高炉,一座年产能64万吨的40吨转炉,现在只剩六座。”张新说。

2016年,马钢粗钢产量1863万吨,企业总年产能2363万吨。

为了去产能,马钢也付出了代价。

两年前,马钢关停了钢铁生产基地之一合肥钢厂的钢铁冶炼及长材生产线。“好多一线的老人都哭了。”张新说,2016年春节,是他们最后一次值班。

马钢合肥钢厂前身是合肥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58年。2006年,马钢股份重组合肥钢铁主业,设立了马钢合肥公司。

合肥钢厂近5000名职工通过分流,比如居家退养、转岗消化、市企业招聘等,获得了安置。庞大的马钢集团一共要负责两万人的分流。

近两年时间内,中国砍掉的过剩钢铁产能已经超过1.1亿吨。“这相当于世界第二位日本的炼钢产能。”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专家李全功称。

去产能、日趋严格的环保政策,以及前两年亏损停产企业难以恢复,导致2016年中国钢铁产量没有大增,仅增长1.2%,粗钢产量8.08亿吨。 

供给侧改革主导下的2016中国钢市,从2015年开始的房价上涨,到2016年年初的新版“四万亿”新增信贷、房地产投资快速反弹,使钢材消费下降的趋势得到缓解。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的钢铁企业停产到2016年的去产能、环保限产,钢铁产量得到控制。

螺纹钢价格在2016年年底比年初上涨了60.8%,吨价突破3500元。这一年,马钢股份也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12.28亿元左右。

马钢股份分析扭亏为盈的原因是,“钢材价格上涨的影响大于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影响”。2016年,炼钢的原材料进口铁矿石的全年均价为56.3美元/吨,比2015年降低6.9%

银行也在2016年年底开始恢复对钢铁行业的中长期信贷。张新说,现在银行主动上门服务。

张新认为,即使没有去产能政策的干预,钢铁行业的周期性,也会让市场实现优胜劣汰,亏损企业会破产,剩下来的会等到盈利。

环保政策与去产能这两道无形的紧箍咒,在供给侧上勒住了钢企。尤其是今年10月开始实施的京津冀通道“2+26”城市大气污染防治计划,对区域内企业采取停产限产的措施,直接影响中国约1000万吨/月的钢铁供给。

“限产停产主要影响了北方的钢企。南方需求没有减少,需要’北材南运’,南方市场也受到影响。”张新说,马钢由于地理位置优势,不在京津冀通道,不受限产停产影响,生产的钢材在300公里半径内可消化80%90%,不用去别人的地盘上抢生意。“连宝钢都羡慕我们的区位优势。”

马钢现在在为下一个行业周期到来时做准备。

“无论是资产还是环保,马钢的结构调整已基本完成了。”张新说,未来即使市场走入下行空间,也不会受到太大冲击。

此前,马钢以生产建材为主,以建筑用的线材、螺纹钢、工字钢、棒材为主,想要打造建材精品基地。

张新说,从2001年起,马钢就开始向板材转型,2015年投资了近600亿元。2016年,马钢销售了1000万吨板材和1000万吨建材,板材和建材对半。

“我们是中国钢铁行业发展的一个典型。不停投资,高负债,经营困难。去产能正好把落后产能挤出去,我们先期投入的产品价值体现出来了,这也是好事。”张新说。

2016年,马钢实现营业收入551亿元,粗钢产量1863万吨,企业总年产能2363万吨,资产总额850亿元。

除了汽车板材之外,马钢近几年增加了家电用钢、建筑高端H型钢、品牌型材等。

马钢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城市性质,让其总是在考虑转型路径、尝试新方法。

在钢铁行业里,从成立时间来看,作为“移民”企业的马钢前有共和国长子鞍钢、后有改革开放的领衔样本宝钢,夹在中间;从地域来看,又是上有宝钢、下有武钢。夹在中间的马钢,一直在考量控制产量和转型路径。

早在1998年,马钢就开始主动调整产能。在上有宝钢、下有武钢的地域空间上下,马钢将当年产能控制在400万吨,距离当时的中国国家冶金工业局规划的600万吨产能,还差200万吨。

2000年之后,中国钢铁行业认为“板带比”(扁形材、管材和其他长材的比例)越高结构越优化,马钢开始向汽车板材扩张。虽然在板材扩张的过程中,有建设项目过快批复规划导致环境污染等问题,但张新认为,建材在钢价下行中,受到的冲击比较大,螺纹钢这一类的建材利润比较低,过度依赖建材面临的市场风险较大。

2012年之后,中国的宏观经济由高增速转向中低增速,政府也开始调控房地产防止过热,中国钢市走入低迷,首当其冲的就是用于房地产的建材。在这种情况下,当年的“亏损王“马钢开始思考新的产品品种,也开始尝试扩大非钢产业的盈利能力。

马钢于2014年收购法国瓦顿公司,获得制造350级别动车轮对技术,就是为了生产用于轨道交通等领域的轮轴系列产品。此外,马钢的H型钢占国内海上石油钻井平台市场的60%。2016年,马钢“1+7”产业布局中,除了1这个钢铁主业,另外7个业务的营业收入、利润分别占到集团总额的28%、31%。

在销售模式上,马钢也在尝试新的方法。

“先期介入(EVI)做营销的员工不是销售人员,而是技术人员。”张新介绍了“技术突前”的服务模式,技术人员去市场上参与前期客户推广,推广钢厂为客户提供的解决方案。

这些方案中,有高铁电线杆和高铁客车轮,有汽车的车门和底盘,有苏泊尔的不锈钢铁锅。“这些都是马钢为客户特别设计的产品,都是技术人员通过现场跟踪,和设计人员联合研发的。”张新说。

钢厂往下游供应服务链延伸,是前几年行业萧条时期钢贸商被挤出的结果,钢厂和客户直接对接成为趋势。

去年马钢66%的板材实现了对客户直供。

钢铁行业尤其是建材行业的流通模式是钢厂+钢铁贸易商+终端用户。终端用户希望和钢厂直接对接,减少贸易环节。

钢贸商的存在,是钢厂和下游用户两种不同的采购制度所致。钢厂的制度是“来款发货”,用户的制度是“货到发款”,中间需要钢贸商作为第三方来垫资。

业内人士认为,未来钢厂将越来越多地和下游客户直接对接。

安阳钢铁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公司总经理苏锋在127号举办的2018(第十五届)中国钢铁产业链高峰论坛暨中联钢年会上说,对于都是国企的钢厂和终端用户,双方都需要退一步,需要各自的上级部门、财务、审计、法律等等部门来修改采购制度,修改完了以后,供需双方才能真正实现对接。

苏锋称,钢铁的供需双方对接之后,钢贸商会转向加工配送等。现在一部分钢贸商去做小额配送和增值服务,有的要做第三方服务。这种第三方服务不是让下游用户垫现金,是有信誉就发货,不需要现金。

有实力的钢企自己也在做加工配送。宝武集团的宝钢、安阳钢铁在这方面都有涉及。

马钢也有十家钢材加工配送中心,投资达20亿元,“激光拼焊就投了几个亿,为汽车厂做部件服务。”张新说。

钢材加工配送中心可以为诸如汽车和工程机械之类的下游用户提供下料、焊接、仓储、运输、更换钢板等服务,为用户省下原材料、储运和管理费用等,提高企业竞争力。

在前几年行业比较惨淡的时候,钢铁电商成为热词。马钢在2014年开始尝试钢铁电商的销售模式。

今年马钢在上海钢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欧冶Ouyeel)销售了70万吨钢材,每个月销售6万吨左右。

张新认为,电商是未来钢厂销售的大势。

“我们自己无法定价的协议品等产品,经过价格相对透明的电商平台,能够发现很多新的小散客户。”张新说,这就避免了很多线下的灰色操作手段,比如销售队伍里乱定价的行为。

“以后,等80后和90后成为企业的采购部长,一定会推动电商发展,比如一个工地需要螺纹钢,明天几点送到,通过手机就能操作完成。”张新说,大批量的建材也可以像小散客户下单那样操作,电商只不过把采购扁平化,钢材质量方面只要通过一定的质保体系以及扫码验证,不会出现太大问题。

未来的钢材销售不会像现在这样多家钢厂一起去投标销售。“电商平台通过指数定价等第三方定价方式,自动生成价格,买方直接下单卖房发货,不用我请你吃顿饭优惠多少、再给点回扣增加采购。”张新说。



版权所有:石家庄南部工业园区 冀ICP备10230567号  Copyright © 2008-2010

地址:石家庄市元氏县兴华路 邮编:051130 电话:0311-84608720 Emal:sjznbgyq@126.com 技术支持:河北联通石家庄分公司

浏览本站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您是本网站第[107]位访问者